给我一块饼干_

要有大大小小的期待生活才不会百无聊赖

 李龙馥你长的好牛逼啊啊啊啊啊

[越晚]山城以北

山城的故事啊,太多了,多到如同雨滴,滴进我的梦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山城来了个新的教书匠

这个消息好似一阵风,从城东传到城西

对于这个许久不曾来过生人的小镇子来说,一个教书匠,足以使除了埋进土里的以外的所有人早早到岸口等候

村里都说这教书匠,中山装,黑皮鞋,国字脸上大黑痣,少说得有三四十,兴许会点外文呢,在场的都没读过几年书,到时候人家来了怎么招待呢

年纪最大的阿婆发话:“不能少了待客的礼数,去叫阿越,他读过书,识字”

于是有人火急火燎的从城东的岸口跑到城南的稻田里把阿越喊来

“阿越你快点吧,房婆催着呢”

“催什么,今天我又不用放牛”

“哎呀不是放牛,来了个教书匠,城里的,听说好像是会外语,叫你翻译一下”

“城里来的?又不是洋人,怕他不会说国语吗”

“哎呀你快点,房婆说不能没了礼数,再说人家教书的,好歹是长辈”

这句一出,阿越从榕树上跳下来,手里拿着本词典,脸上笑得明媚

“长辈?那我可得看看多大的辈”


一路小跑,来到岸口,还是没看见有船来的迹象

所有人打扮得及其隆重,小姑娘扎起水光的大辫子,大姑娘往脸上擦了点胭脂,老姑娘戴上了出嫁的金镯子,连粗线条的隔壁大伯都换了件新夹袄

阿越看到这场景,觉得很好笑,倒也想看看这教书匠得是多奇妙,吸引这么多人



青色的天空逐渐下起小雨,整个山城,就像是水墨画

被薄雾拥抱着,被雨滴亲吻着

众人依旧没等来船,失望之余,忽地想起今天还没干农活,嘟嘟囔囔地又准备回去做事

这个时候,远方传来清脆的铃铛响声,镜面般的湖面荡起涟漪,一片朦胧中,人们只看见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教书匠来了

掌船的,是住在城西的大伯,他用抽多了旱烟的沙哑声音兴奋的喊:“来咯!教书匠来喽!”

人们又开始起盼头,这三十有五的教书匠,到底梳不梳油头,到底长不长大黑痣

等船靠近了,人们争先向前去看究竟,乱成一锅蚂蚁

房婆发话,让阿越来

于是阿越被推到前面来

被推到这个既不穿中山装,也不梳油头,甚至也不是大黑痣的青年面前,这个穿着白开衫毛衣,梳着门帘似的刘海,一脸文静的青年面前

阿越呆住了

一瞬间心脏跳动,科学解释叫有生命特征,浪漫一点叫,心动

青年说你好,校领导派我来教书,我叫张晚意

乖巧!城里来的教书匠!

阿越看向船舱里的几个箱子,张晚意急忙解释大多数是书本,不劳烦你自己也可以

呆!城里来的教书匠!

阿越笑了笑,说没事我帮你

张晚意点点头,礼貌询问名字

阿越说,我叫马启越

啊,你好,初次见面马启越

嗯,初次见面,张晚意

看着教书匠笑的有些灿烂,马启越又想

可爱!城里的来教书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些碎碎念

山城以北,我构思了很久,有半年

总是会有无数个片段像我涌来,就好像我也是山城里的一份子,体味着这里面的情愁

虽然但是,下笔仓促,准备不足,还待进步,望多包容

一份在脑海里存了许久的稿子,献丑了😊

(请勿上升,一切都为私设,时间线紊乱)




[越晚]人鱼湾

⚠️年下⚠️


私设🈶


ooc🈶


年下文太少了只好自己动手了


激情短打


文笔渣预警


自割腿肉的产物不喜轻喷


勿上真人!!!!!秋梨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我是分界线

“马启越啊,你相信这世界上有人鱼湾吗”

张晚意一本正经的望着他,全然不知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马启越看着自己千思万想的脸庞就这样毫无防备的靠近,脑子瞬间空白

“啊,人,人鱼湾吗,应该,不对,一定存在!”他支支吾吾的回答,摸了摸头

其实他不相信什么人鱼湾,多少也是个大人了,这种只存在于童话里的东西,现实中怎么会有呢,不过既然哥哥说有,那就是有!


张晚意看他这样,知道这不是他真实所想,苦笑了一下,望向窗外的璀璨星河,悄悄嘀咕了一句“总会见到的”


太阳下岗,月亮值班,准是内心有些不满,使得今晚的月光,格外冷峻

两人躺在床上,各怀心事,或是疑惑,或是悲凉


第二天马启越是被风吹醒的,说来也怪,明明已经入春了,可这风还如冬天一般

“嘶,一来旅游就出意外”他摸着头,有些不满,但客厅突然有人叫他,是哥哥

“启越,你醒了啊,来,快来吃早饭”张晚意依旧是一副尽显温柔的笑脸,可看着有些憔悴,是被风吹的吗?他身上换了一件灰蓝色的T恤,散发着酒店沐浴露的味道,是洗澡了吗?

马启越有点懵,不知为何觉得哥哥有点不一样,长裤下似乎总有点东西在发光

也许是那眼神太过于灼热,张晚意注意到马启越在盯着他,忙把腿往桌腿后藏,脸上倒是不变

两人对坐,心里都装着事,一碗飘香的米粥吃进嘴便也失去味道

许久的沉寂是大海,一个浪涛就可以淹没他们

“哥,下午你要去海边吗”马启越不甘心溺死,抛出这句话,他哥似乎是不在意浪涛有多大,只顾咽着眼前的米粥,含糊的说了句好

你倒是好,我是不好!

马启越嘟囔,马启越委屈,好好的旅游,偏偏搞得跟要见最后一面似的

什么人鱼湾?我看愚人湾还差不多!

这暗戳戳的生气还是被张晚意收入眼底,惹得他笑出声,戳了戳他的碗沿,说:“干嘛挎着脸,不高兴啊”

马启越很想管理好表情,但发现这一时半会有点困难,就委屈的说:“哥,你是不是觉得我不相信你”

张晚意只觉得莫名其妙,随口问为什么,谁知好似触到了哪个开关,惹得年少的语气染上哭腔

“哥,你是不是觉得我不相信你说的人鱼湾,可是我是相信的!不管是鲨鱼湾还是乌龟湾,我都相信的!”

看见小孩快哭出来,张晚意觉得好笑,随后又像是想到什么,眼底的欢快转变为凄凉

他伸手摸了摸马启越的头,笑着说这么大了还哭,以后一个人可怎么办

马启越穆得抬头,说我这不是有哥哥嘛,随后等着张晚意笑着说他长不大

可张晚意只是悲戚的笑着抬起头,向着大海眺望

屋外,风,更放肆了

天阴沉的嘀喃着,海浪愈发的大,好似要吞没这个城市

人们都窝在酒店里,沙滩上空无一人,安静的可怕

屋内,张晚意望海,马启越望他

两人好似都在等对方开口,所以谁都没说话

寂静,蔓延开来

他们终究还是被浪拍倒了



[越晚]疯子

小预告

会写的(吧

年下

—————————

“他们说我是疯子,可是在这个社会,人人都是疯子”

“我是一条生活在泥塘中的鱼,满身污秽,却仍向往清澈的大海”



他轻拍着他的背,抬头望向那人黑玉般的眼眸

相视无言

许久的沉默过后,马启越开口:“哥,我跟着你”

张晚意有些颤抖,这样直白的话,从马启越口中脱出 ,使得他心微颤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于是从那黏腻的眼神中脱出,望向那条小溪

此时月光撒在水面上,好像李先生家小姐那盒珍珠首饰撒在镜子上

风无声地拂过水面,扰得水害了羞,惊起丝丝波澜

张晚意见着这种景,内心忽感悲凉

他回过头,轻声说:“启越,别等我了”

忽得,张晚意看见那眼睛里好似有什么东西熄灭了,那人嘴唇颤抖着,许久才说出一句话:“哥,我。。。”

“再坚持下去,对你不好,你还有大好前途,不能浪费在我这”

张晚意站起身,沿着路往回走,没有回头

或者说,不敢回头

回头了,就不舍得走了

张晚意感觉眼眶湿润了,视线变得模糊,万物化作一团,此时脑海里,只剩少年人那黑色的眼眸

他听见后面传来声音

“哥,我等你”

我一直等你

我等你回来,我们去看桂花

你说你想看桂花,好,那你可不可以不要走,桂花马上开了 走了,就错过了

哥,你要错过桂花了



“他们说我疯了,可我没有,我只是在等人”

“那人是我哥,我们约定要一起看桂花的”


[越晚|不渡银河|22:00]《追妻守则》

上一棒:@等山来 

下一棒:@枳 

_______________正文分界线

作为一名有夫之夫,在七夕来临之际,小马老师决定出一本炫耀追妻成功守则,助广大单身贵族早日脱单


守则一  随时在他身边

还记得第一次相遇是在夏天,夕阳的余晖照在鹅卵石道上,晚风吹过梧桐树,引得树叶沙沙作响,鸟儿划破火烧云,翅膀染上绯红

少年白衬衫的衣角被手指揉皱,眼睛盯着前面大他几岁的男生,闹头支吾着说学长我叫马启越,能不能认识一下

男生脸上是淡淡的笑,说可以啊,我叫张晚意

马启越大脑瞬间宕机,脸上一片绯红,一时不知说什么,就呆呆的说了句谢谢

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只听见那人的笑声像清泉滴在礁石上,滴在自己的心里

那是他们第一次相遇,那是少年第一次心动

认识之后,马启越天天黏着张晚意

知道他喜欢打游戏,就抽时间出来练。知道他养了一只乌龟,就上网补和乌龟有关的知识。知道他开心,就傻乐着陪他笑。知道他难受,就默默呆在他身边

张晚意不是一个会把感情流露出来的人,他把心情藏在心底,封的严严实实,马启越就陪着他,一点一点化开他冰封的心

记得那天张晚意一个人坐在公园的秋千上伤心,马启越找到他时,他的泪水已经划过脸颊,马启越蹲在他前面对他说:“哥,我在”


守则二 钓系学

“哥,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马启越咬着吸管,忐忑的问,张晚意愣了一下,随后淡淡的说:“小孩子打听这个干什么”

“哥我不小了,我已经17了!”马启越对着他说,有些无奈,“都没成年,还不小?”他哥一副为你好的样子,叫马启越不知说什么,只是嘟着嘴玩弄着白色的吸管

“可是哥,我有喜欢的人哦”马启越内心打着算盘,“你想知道吗”,听了这话,张晚意有些颤,但也只是摆着手说:“小小年纪就搞这些”,随后走出饮料店

马启越望着他的背影偷笑,跑着追出去说:“哥,等我啊!”

微风瑟瑟,两个男孩并肩走在一块,一个把爱意藏在心底,一个明目张胆的只关心你


“哥,我十八岁生日到了,你来吗?”马启越装作无事的问,张晚意低着头,内心有些忐忑,一阵寂静后,还是轻叹了口气,说好,过了一会,他又试探性的问了句,你喜欢的那个人,是谁啊

马启越愣了一会,然后又笑着说,哥来了就知道了

她,也回去吗

漫漫长夜,张晚意内心苦涩

第二天的派对来了很多人,作为主人,马启越一直忙于招待,张晚意只好带在一旁等他

“你好,可以要你的微信吗”一个女生羞滴滴的问他,张晚意一时无措,摆了摆手说:“不好意思啊……”

“不好意思啊,他有人了”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是马启越,他手搭在张晚意肩膀上,对着那个女生说,那个女生一脸尴尬的说了声对不起就跑了

只留下还没回过神的张晚意

“我什么时候有人了?”张晚意一脸疑惑,马启越却好似无事发生:“现在啊”

“?”

“哥不是想知道我喜欢谁吗,那我告诉哥,我喜欢你”

“你,喜欢我?”

“是的,今天是我生日,所以哥不许拒绝我哦”

张晚意愣住了,马启越看见他眼角红了,然后听见他哥说:“我也是”


守则三 不要太皮

“哥,你为什么叫张晚意?”马启越躺在他哥腿上问,“不是跟你说过吗,意思是晚来的情意,我父母比较晚才生下我”张晚意只顾看着手机,却突然被那人压制身下

“干嘛”张晚意静静的看着他,等他说话

“哥,我们的孩子就叫马早意好了”马启越笑的灿烂,“努力努力应该是挺早的”

“有病,咱俩都是男的”

“你又没试过怎么知道,要不咱俩试试?”

“gun,现在,立刻,马上”


真好,又是被打的一天


守则四,啊不,这个就不多开一章了,就几句话

其实无论什么方法,两人互相喜欢才最重要,不喜欢也不要太强求,不是所有人都吃这招的!不要死缠烂打!这样只会让对方更加厌恶你!

那么就这样,你学会了吗?来,试试看

____________________

字数不够我该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越晚]宠坏③

⚠️年下⚠️

私设🈶

ooc🈶

年下文太少了只好自己动手了

文笔渣预警

自割腿肉的产物不喜轻喷

勿上真人!!!!!秋梨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我是分界线

张晚意现在十分想收回刚刚在车上的那句谢谢


好像是因为醉晕过去,使得马启越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半大个身躯就这样靠在张晚意的背上,搞得他只想骂人

“马启越啊,得亏是我,如果是别人,你这样的肯定被丢在路边”张晚意念念叨叨,没想这番话全被身上人收入耳朵,他嘴角微微翘起,把头转向张晚意的耳朵,故意把呼吸的气息打在他耳庞,收获了那人耳尖上的红晕

“嘶,这小子,睡觉都不安分”张晚意艰难地别过脑袋,可马启越有意逗他,叫他怎么都不舒服,张晚意有些生气了,却也只是低声说了句“啧,再这样就丢下你,我们小区有狗,到时候被咬了别怪我”,这种不痛不痒的威胁从他嘴里说出,就变得像是在撒娇,这个想法在马启越脑海里盘旋,式笑意愈发明显

张晚意却丝毫察觉不到身上人的笑意,只想快快到家

而马启越被哥哥背着十分开心,他借着喝醉的借口把脸又窝在张晚意的脖颈处,内心想,虽然看不到,但今晚的月亮,应该挺美


随着门锁发出的一声“滴,已开锁”,一股淡淡的青柠味飘进马启越的鼻子里,他悄悄把脸抬起,看见房间里的布局

日常用品被摆的整整齐齐,一切事物都井井有条,这样的房间,莫名透着股冷峻和寂寞

没来得及更仔细观察,马启越被张晚意放在床上,他看见张晚意把他的外套和鞋子脱掉,转身去外头拿来了杯水,顺便把被子盖在他身上

“嗯,应该差不多了”张晚意伸了伸懒腰,只觉得有些酸痛,应该是刚刚背马启越的时候搞得,但他现在也不想管这些了,拿了换洗的衣物就进了浴室

马启越眯着眼看着他哥走出了房间,内心激动的要死,觉得这一切有点梦幻


毕竟几个月前他刚入职的时候,没曾想遇见张晚意

那人变得与二十多年前不一样了

那时马启越好像去找什么东西,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在经过滑滑梯的时候,他看到一个比他少稍大一点的孩子坐在滑梯最下边,马启越看见他在哭

“你为什么哭啊”马启越走近他,有些好奇

“我妈妈不要我了”那个孩子委屈巴巴的望向马启越,随后又把脸埋进膝盖继续哭

马启越看他哭,莫名心里也跟着难受,他坐在这个孩子旁边,奈何不会说话,胡乱的安慰着他

许久,不知是哭累了还是马启越的安慰真的有效,那个孩子停止了哭泣,声音因为刚哭完有点沙哑,但还是盖不住很奶气,小孩对马启越说他叫张晚意,问他叫什么

马启越看着他,明明两人差不多大,对方好像还比自己大一点,却给马启越一种很脆弱的感觉,他鬼使神差地靠近张晚意,闻到对方身上的青柠香,看见对方哭红的眼角,内心升起一丝朦胧的情愫

最后马启越没告诉张晚意他叫什么,他只说自己叫小马


二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两个人再次相遇

他看着张晚意穿梭在办公桌海里,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与哥哥重新认识

想到这,他闭上眼,心里慢慢有了个计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我是分界线

今日份啰嗦:

1.很短我知道,对八起!

2.www我也想遇见奶里奶气的璐璐(混乱

3.进展算快吧,对吧对吧对吧?

4.没啥逻辑各位轻点喷!

5.最后球你点个赞啦蟹蟹


[越晚]三句话,让哥哥爆打我十八下

沙雕pa

没什么逻辑,看的开心就好

勿上真人嗷姐妹们

又名《哥哥好久没打我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我是分界线

“马启越你是不是又皮了啊!”张晚意双手叉着腰,头上都飘着怒火

马启越低着头,不敢直视他哥,连道歉声都微小的像只蚊子

“哥哥,对不起嘛”

张晚意看他这一副可怜相,又无奈又生气,只好点着他脑袋,说“你啊,叫我怎么办才好?”

马启越知道他哥这是气消了一半,忙按着他哥的肩膀,把他按到沙发上,马启越则双膝跪地,帮张晚意捶腿,说“好哥哥,别生气了,这都赖我,对不起,再也不会了”,还装一副哭唧唧的样子,把张晚意都逗笑了

张晚意摇摇头,低声说“像什么样子,快点起来,搞得好像我虐待你一样”

马启越听后开心地飞扑上他哥,从上俯视他哥

说“哥,作为补偿,亲你一下”

没等身下人反应过来,他便凑了下去


再次反应过来已经是第二天

张晚意摇摇头,心想又被这小子浑过去了

呼,生气


马启越悄咪咪看见他哥这么可爱,不知为什么想逗逗他

“哥,你好可爱”

“???”

“哥,你昨天晚上……”

“马启越,闭嘴”

“哥,怎么还害羞啊,要不今晚……”

“马启越!你又来!”


当时这个局面有点混乱,等我们记者到了现场后,只有一句录音,里面说

“三句话,让哥哥暴打我十八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我是分界线

今日份啰嗦:

1.这几天去旅游啦!没有好好更新对八起!

2.沙雕脑洞没逻辑看的开心就好

3.最近会更的比较勤(大概)

4.最后球你点个赞啦蟹蟹!

小号@这里鹌鹑 有文!

越晚《海边日落》

HE

HE

HE

ps,占tag道歉!!!!!